跳到主要內容

法制不透明 經濟振興難

法制不透明  經濟振興難
《關鍵評論》 白兆美 2015.08.11

看到某益智問答的題目是「北韓沒有什麼」,四個選項裡的正確答案是「民主」。很好奇,拿這個題目去問北韓人民,會有什麼樣的答案。

朋友多卻不被欣賞
提及北韓,很容易聯想到封閉、獨裁的金氏祖孫三代、愚民政策、恐怖政治、綁架外國人、製造假鈔、核武威脅等等,統統是負面印象,所以會覺得北韓可能是國際孤兒。
不過,以邦交國家數來看,北韓並不孤單,她已與160個國家建立正式外交關係。可是駐外使館因為國內經濟問題而多半裁撤,目前實質運作的使館約50個而已。
若以「臉書」形容北韓,她有很多臉友,炒熱核武或牽涉到人權議題時,受到相當的關切,可是製造話題之外,很少能賺到臉友按讚。
就經濟而言,現今南韓的實力已有目共睹,而北韓經濟至1970年代初期優於南韓。

分裂初期 北韓經濟優於南韓
1945年脫離日本殖民,南北韓於1948年分別建國。北韓以日本人留下來的產業設施作為基礎,發展輕工業有成,經過1950年至53年的朝鮮半島戰爭摧殘之後的北韓,還能迅速重建並恢復戰前的生產水準,而且建構工業化基礎、解決了基本的食衣住等民生問題。
1970年代初期,其農業邁入機械化,在農漁產方面的收穫也讓國內豐衣足食,當時的北韓人民咸信國家將發展成為社會主義天堂。可是步入1980年代之後,大型計劃的執行屢屢失敗,國內經濟危機從此成了人民的噩夢。
經濟衰敗造成北韓人民手持國家的配給票(糧票)也拿不到食物,乃至1990年代中期開始,產生大規模營養不良與飢餓死亡人口。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外界普遍認為餓死者超過總人口的2%,若把失蹤人口也計算在內,其數字恐怕達到5%。金氏政權為了轉移注意力,再次搬出「苦難的行軍」。這個精神口號源自於北韓聲稱的抗日英雄史蹟,亦即1930年代末,金日成帶領游擊隊抗日的「苦難的行軍」。
蘇聯解體後的骨牌效應,重創北韓的外交與經濟。1990年代起,北韓製造美元假鈔洗錢、走私武器與毒品,在國際間惡名昭彰。近十年的北韓,不顧一切3度進行核試,受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,六方會談也停擺,日子更是難過。

制度不透明 阻礙經濟發展
擁有名列中國500大企業且為遼寧首富的西洋集團董事長周福仁,曾形容投資北韓是「噩夢」。
他說,明知北韓的法制不透明,仍與之成立合資公司,投資達人民幣24千萬元。合作不久,北韓拿到技術之後就變臉,契約內容一夕間遭毀並被要求提高租金及加收多項費用,派駐當地的大陸幹部也遭驅逐。
在北韓很難與外界連繫,遲至2013年初,平壤當局為吸引觀光客,決定有限度地允許外籍人士在境內利用手機連結網際網路。
總部在埃及的OTMTOrascom Telecom Media and Technology)取得當局核可,與朝鮮遞信會社於2008年合資成立北韓第一家手機通訊公司高麗電信(Koryolink)。當年底開通3G通訊,2009年元月開放通訊服務不過2週,便有6千個人申請該電信服務,手機門號迅速擴散到平壤市與中朝邊境等地區,讓北韓人民大開眼界,開啟新生代通訊風潮。

行情價讓投資人資產瞬間縮小80
OTMT投資的高麗電信獲利累積了可觀的現金,但要匯回母公司時遇到棘手問題。OTMT投資高麗電信,保有約76千多萬美元的資產,其中約有54千萬美元的現金資產。問題是在北韓匯款出去大不易,尤其是換匯方面北韓搬出似是而非的「市場匯率」。
2014年北韓官方牌價匯率是1美元兌約100元北韓幣,然而平壤當局提出以「市場匯率」兌幣匯款。
所謂的「市場匯率」其實等同「黑市行情」,當時市場匯率是1美元兌約8000元北韓幣。簡言之,現金資產從54千萬美元瞬間縮水至7千萬美元,匯差超過80倍。
外商投資北韓,基本目的就是為了賺錢獲利,投資人以追求利益為基本的事業倫理,在北韓「在商言商」是行不通也不被了解。平壤當局長期以來獲得國際間各種援助,那些經援其實就包裝成外商投資,北韓習慣的經濟就是這一類型。其中,尤其受到中國與舊蘇聯提供的援助最多,即表象是商業投資,骨子裡卻是政治籌碼所需提供的無償經援。

昔日支柱 左右國本
精神與物質上,中國早已是碩果僅存的支柱。北韓為引進外資、吸引觀光客,以振興經濟,極力向中國招手。但近年,外資企業與北韓簽的契約常淪為廢紙,知名中國企業等外資公司投資北韓卻血本無歸的情形不斷上演。
2012年中國對北韓直接投資額首度突破一億美元大關,之後卻未有繼續加碼的跡象。近年中國投資亞洲各國不斷提升,唯獨減少了對北韓的投資額,最大的障礙在於基礎建設匱乏與不透明的經濟與政治體制。

昔日的血盟也是政經後盾中國大陸,如今看來與北韓漸行漸遠,但她的經濟動向將嚴重影響北韓。根據南韓的對外經濟政策研究院今年7月的資料顯示,2009年至2013年間,北韓對大陸進出口分別占了總體進出口的76.5%71.8%,北韓對中國大陸的貿易依存度極高。一言以蔽之,中國大陸經濟一有閃失,或從北韓抽銀根,屆時北韓所受的打擊就不會止於經濟問題,政權瓦解如崩塌的土石流,區域安全將受嚴峻考驗。###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韓國開放「複數國籍」_200910

韓國開放「複數國籍」 華僑、外配沒份 《全球中央》2009.10. 白兆美 韓國法務部即將在這個( 10 )月向國會提交國籍法修正案,這次最引人矚目的當屬「複數國籍」條例。韓國政府為了提昇競爭力,延攬優秀國際人才,擬修法「容忍」複數國籍,但由於法案中仍將華僑排除在適用範圍外,讓多年來努力取爭取更佳保障與福利的僑界歎喟不已。 國籍法修正案中最引人矚目的內容: 摘 要 說 明 雙重國籍者的用詞變更 「二重(雙重)國籍者」名稱變更為「複數國籍者」。 新增複數國籍者管理方案 在法令的適用方面, 複數國籍者在韓國境內,不得享有外國籍的地位 ,俾使將因「複數國籍」而衍生的負面效應降到最低。 外國人才特別歸化制度(簡化優秀外國人才的歸化程序) 為提昇國家競爭力,在科學、經濟、文化、體育等領域有卓越表現而符合國家利益者,將不必考歸化考試、不受居住韓國五年的限制,僅提出 放棄行使外國籍權利切結書 (註) ,即可擁有複數國籍資格。 (註) 擁有複數國籍者,不得在韓國國內同時扮演多國籍的角色,只能選擇使用一種國籍。 國籍選擇催促制度(改善先天性複數國籍者的韓國籍自動喪失制度) 因與外國人的婚姻或因父母旅居國外時取得外國籍者,經通報後一年尚未選擇國籍時,喪失韓國籍。 根據適用「屬人主義」精神的韓國「國籍法」規定,除了先天性的取得國籍之外,另有婚姻、認知、歸化、伴隨、恢復國籍等的後天性國籍取得方法。有關喪失國籍方面,則有雙重國籍者的國籍選擇、放棄國籍、取得外國國籍等原因的規範。 柳承俊事件發酵 雙重國籍惹人厭? 2002 年發生所謂的「柳承俊事件」,曾是韓國當紅偶像歌星的柳承俊,在演藝界一片看好之際接獲兵單,入伍前夕突然飛美並取得美國公民權,為此,柳承俊雖不必服兵役,但其韓國籍自動喪失,一連串的災難自此發酵。 身為人氣極高的公眾人物,受到嚴厲的輿論撻伐和社會各方的壓力,以同時擁有美國公民權和韓國籍的大男生而言,認為先選擇美國籍,即可免除韓國兵役,等風頭過了再重返韓國演藝界即可,但當時韓國內對柳承俊的反感情緒高漲,輿論炒熱 雙重國籍、逃兵嫌疑和背叛民族情感的話題, 從此,柳承俊被「重罰」

華麗藝人的自殺王國_201008

華麗藝人的自殺王國 《全球中央》2010. 08 白兆美  曾與裴勇俊、崔智友在《冬季戀歌》演出,一躍成為韓流明星的演員兼歌手朴容夏(圖左,網路), 6 月底在首爾的寓所上吊身亡。這個事件與最近一次韓國藝人自殺事件相距不過 3 個月,今年 3 月 29 日,已故韓流明星崔真實(圖右,網路, 2008 年 10 月自殺身亡)胞弟,演員崔真永也同樣選擇在寓所中上吊方式結束生命。一連串的藝人自殺消息,不得不讓人覺得「韓國人的自殺率很高」,不禁要問「韓國的演藝圈到底怎麼了?」 在韓國國內談論明星自殺議題時,通常以 2005 年李恩珠的自殺為分水嶺(表一),當時,李恩珠年僅 25 歲,外型亮麗又是高知名度的人氣明星,所以她在寓所上吊身亡的消息,震驚各年齡層影迷,許多人感到惋惜,更多人覺得錯愕,為什麼耀眼的明星要結束自己的生命。到 2007 年初,歌手許允( U;Nee )與演員鄭多彬相繼離世,此時,演藝圈的自殺風潮已升級為社會問題。 2008 年,因為債務問題及網路流言等因素,奪走演員安在煥與韓流明星崔真實的性命。當整個社會因崔真實的自殺而深受打擊時,前後 4 天之內,另有兩位藝人也自行選擇永遠退出人生舞台, 12 月 1 日則男子五人團體 M. Street 成員李瑞賢在錄音工作室上吊身亡。 2008 年的韓國演藝圈可謂是籠罩在強烈冷氣團之中,即低迷又哀傷,而這時的群體主義再次加溫至沸點,社會各界紛紛呼籲防止自殺,營造友善環境等一系互的活動。不過,去年也有一位已在國際伸展台展露頭角的美麗名模金多蔚(圖, esteem 模特兒經紀公司),在巴黎的寓所自盡,今年則已經發生歌手崔真永、導演郭志均、韓流明星朴容夏等三起娛樂圈的悲劇事件。讓人不禁要問,為什麼韓國藝人這麼不尊重自己的生命,也不會多想想愛他們的親友與支持者呢! 〈表一〉 死亡時間/得年 姓名 職業;榮譽(最近期) 備註 2010. 06. 30 / 33 朴容夏 演員、歌手; 2009 年 Mnet 20’s Choice Hot GlobalStar 獎 憂鬱症;寓所上吊

韓國的民族性

歷史悲憤淬鍊出現代韓國的光芒  深刻體會唯有團結自強才能不再被欺壓 白兆美《全球中央》2010.07 「民族性」意指一個民族受同一文化影響,所表現出的特有性格與氣質,更是一個民族「血緣」的持續。民族性的形成是長期的,且與生活環境有密切關係,生活環境又包含了氣候與地形等自然因素,所以現今我們也常以地理位置─如北方性格─形容或定義一個人。 那麼韓國的民族性是什麼樣的面貌呢?若問台灣人,可能直接舉出「驃悍」一詞,再聯想到其他面向如人蔘、泡菜、韓劇、Super Junior、少女時代、跆拳道等詞彙。 其實,我們並不是真正懂得鄰邦,韓國因為地理位置,過去長期處於周邊強權威脅,對外總得委曲求全、看他國臉色行事。 體會刻骨銘心的屈辱 始於江華島條約 19世紀在中國所發生的幾件大事,直接影響到周邊國家的命運。1842年,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,清英間簽署的《南京條約》,無疑瓦解了原本以中華思想為中心的東北亞國際秩序,遂將這個地域帶入以西歐近代國際法為中心的體系裡。 再者,19世紀後半葉,國際關係的主導權,以英美日為主的海洋勢力與以中俄為首的大陸勢力之間,彼此對峙拉扯。1876年,朝日簽署《江華島條約》,內文第一款即白紙黑字表明「朝鮮為自主之邦」,保有與日本平等的權利。這項條約,表面看起來朝鮮應該受到很大的鼓舞,因為右鄰日本承認朝鮮是自主國家,也就是說,不必再對西邊的大國屈膝朝貢。 然而,《江華島條約》成了朝鮮與外國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,從此逐步淪入日本殖民政策的陷阱;而對日本而言,這只是對外擴張軍國主義的開胃菜而已,等到大清帝國在甲午戰爭中敗給日本,朝鮮也隨即於1897年獨立更名為「大韓帝國」。 時間再停格於1895年,朝鮮高宗的王妃閔氏(後追諡為「明成皇后」)就在宮內慘遭日人毒手,接踵而至的是新帝國主義與新殖民主義的列強,瓜分了朝鮮半島的國土利權。日本並持續對大韓帝國威脅利誘連哄帶騙,讓其糊里糊塗地把國家外交權交由日方掌控,日本於1910 年不費多大力氣即將朝鮮半島納為殖民地,使得大韓帝國維持不到14年,讓韓國體認到刻骨銘心的屈辱。 韓國人民受日本殖民36年期間,也促使他們痛定思痛,體會到需全力對抗外權,不自主寧死的愛國性格發揮的淋漓盡致。 但是,20世紀中期的朝鮮半島,雖然日本殖民帝國退了,卻仍脫離不了外強的干涉